香乘 卷二十八 ● 香文彙

卷二十八 • 香文彙

Joss
明 周嘉冑 撰
香文彙
天香傳          丁謂
香之為用從上古矣所以奉神明可以達蠲潔三代禋
享首惟馨之薦而沉水薰陸無聞焉百家傳記萃眾芳
之美而蕭薌鬱鬯不尊焉禮云至敬不享味貴氣臭也
是知其用至重採製粗略其名實繁而品類叢脞矣觀
乎上古帝王之書釋道經典之說則記錄綿遠贊頌嚴
重色目至眾法度殊絕西方聖人曰大小世界上下內
外種種諸香又曰千萬種和香若香若丸若末若塗以
香花香果香樹天合和之香又曰天上諸天之香又佛
土國名眾香其香比於十方人天之香最為第一道書
曰上聖焚百寶香天真皇人焚千和香黃帝以沉榆蓂
莢為香又曰真仙所焚之香皆聞百里有積煙成雲積

雲成雨然則與人間共所貴者沉香薰陸也故經云沉
香堅株又曰沉水香堅降真之夕傍尊位而捧爐香者煙高
丈餘其色正紅得非天上諸天之香耶三皇寶齊香珠
法其法雜而末之色色至細然後叢聚杵之三萬緘以
銀器載蒸載和豆分而丸之珠貫而曝之旦日此香焚
之上徹諸天蓋以沉香為宗薰陸副之也是知古聖欽
崇之至厚所以備物實妙之無極謂變世寅奉香火之
薦鮮有廢者然蕭茅之類隨其所備不足觀也祥符初
奉詔充天書狀持使道場科蘸無虛日永晝達夕寶香
不絕乘輿肅謁則五上為禮真宗每至玉皇真聖聖祖位前皆五上香馥烈
之異非世所聞大約以沉香乳香為本龍腦和劑之此
法實稟之聖祖中禁少知者況外司耶八年掌國計而
鎮旄鉞四領樞軸俸給頒 隨日而隆故苾芬之羞特
與昔異襲慶奉祀日賜供內乳香一百二十觔入 副都知張
繼能為使在宮觀密賜新香動以百數沉乳降真黃香由是私門之
內沉乳足用有唐雜記言明皇時異人云蘸席中每爇

乳香靈祇皆去人至於今傳之夏宗時新稟聖訓沉乳
二香所以奉高天上聖百靈不敢當也無他言上聖即
政之六月授詔罷相分務西雒尋遷海南憂患之中一
無塵慮越惟永晝晴天長霄垂象爐香之趣益增其勤
素聞海南出香至多始命市之於閭里間十無一有假
板官裴鴞者唐宰相晉公中令之裔孫也土地所宜悉
究本末且曰瓊管之地黎母山奠之四部境域皆枕山
麓香多出此山甲於天下然取之有時售之有主益黎
人皆力耕治業不以採香專利閩越海賈惟以餘杭船
即香市每歲冬季黎峒待此船至方入山尋採州入役
而賈販盡歸船商故非時不有也香之類有四曰沉曰
曰生結曰黃熟其為狀也十有二沉香得其八焉曰
烏文格土人以木之格其沉香如烏文木之色而澤更
取其堅格是美之至也曰黃蠟其表如蠟少刮削之黳
紫相半烏文格之次也牛目與角及蹄曰雉頭洎髀若
骨此沉香之狀土人則曰牛目牛角雞頭雞腿雞骨曰

崑崙梅格 香也此梅樹也黃黑相半而稍堅土人以
此比 香也曰蟲鏤凡曰蟲鏤其香尤佳益香兼黃熟
蟲蛀及攻腐朽盡去菁英獨存香也曰傘竹格黃熟香
也如竹色黃白而帶黑有似 也曰茅葉有似茅葉至
經有入水而沉者得沉香之餘氣也然之至佳土人以
其非堅實抑之為黃熟也曰鷓鴣斑色駮雜如鷓鴣羽
也生結香者 香未成沉者有之黃熟未成 者有之
凡四名十二狀皆出一本樹體如白楊葉如冬青而小
膚表也標末也質輕而散理疏以粗曰黃熟黃熟之中
黑色堅勁者曰 香 香之名相傳甚遠即未知其旨
惟沉水為狀也骨肉穎脫芒角銳利無大小無厚薄掌
握之有金玉之重切磋之有犀角之勁縱分斷瑣碎而
氣 滋益用之與臬塊者等鴞云香不欲大圍尺以上
慮有水病若觔以上者中含兩孔以下浮水即不沉矣
又曰或有附於柏 隱於曲枝蟄藏深根或抱真木本
或捉然結實混然成形嵌如穴谷屹若歸雲如矯首龍

如峨冠鳳如麟植趾如鴻餟翮如曲肱如駢指但文彩
緻密光彩射人斤斧之跡一無所及置器以驗如石投
水此寶香也千百一而已矣夫如是自非一氣粹和之
凝結百神祥異之含育則何以群木之中獨稟靈氣首
出庶物得奉高天也占城所產 沉至多彼方貿遷或
入方禺或入大食貴重沉 香與黃金同價鄉耆云比
歲有大食番舶為颶所逆寓此屬邑首領以富有自大
肆筵設席極其誇詫州人私相顧曰以貲較勝誠不敵
矣然視其爐煙蓊鬱不舉乾而輕瘠而焦非妙也遂以
海北岸者即席而焚之其煙杳杳若引東溟濃腴湒湒
如練凝淹芳馨之氣特久益佳大舶之徒由是披靡生
結香者取不候其成非自然者也生結沉香與 香等
生結 香品與黃熟等生結黃熟品之下也色澤浮虛
而肌質散緩然之辛烈少和氣久則潰敗速用之即佳
若沉 成香則永無朽腐矣雷化高竇亦中國出香之
地比海南者優劣不侔甚矣既所稟不同而售者多故

取者速也是黃熟不待其成  不待其成沉益取利
者戕賊之也非如瓊管皆深峒黎人非時不妄翦伐故
樹無夭折之患得必皆異香曰熟香曰脫落香皆是自
然成者餘杭市香之家有萬觔黃熟者得真 百觔則
為稀矣百觔真 得上等沉香數十觔亦為雞矣薰陸
乳香長大而明瑩者出大食國彼國香樹連山野路如
桃膠松脂委於石地聚而斂之若京坻香山多石而少
雨載詢番舶則云昨過乳香山彼人云此山下雨已三
十年矣香中帶石末者非濫偽也地無土也然則此樹
若生於塗泥則無香不得為香矣天地植物其有自乎
贊曰百昌之首備物之先于以相禋于以告虔熟歆至
薦熟享芳焰上聖之聖高天之天
和香序          范蔚宗
麝本多忌過分即害沉實易和過斤無傷零藿燥虛薝
糖黏濕甘松蘇合安息鬱金捺多和羅之屬並被於外
國無取於中土又棗膏昏蒙甲 淺俗非惟無助於馨

烈乃當彌增於尤疾也
此序所言悉以比士類麝本多忌比庾景之棗膏昏
蒙比羊玄保甲 淺俗比徐湛之甘松蘇合比惠休
道人沉實易和益自比也
香說
秦漢以前二廣未通中國中國無今沉腦等香也宗廟
蕭茅獻尚鬱食品貴椒至荀卿氏方言椒蘭漢雖已
得南粵其尚臭之極者椒房郎官以雞舌奏事而已較
之沉腦其等級之高下甚不類也惟西京雜記載長安
巧工丁緩作被中香爐頗疑已有今香然劉向銘博山
香爐亦止曰中有蘭綺朱火青煙玉臺新詠集亦云朱
火然其中青煙颺其間好香難久居空令蕙草殘二文
所賦皆焚蘭蕙而非沉腦是漢雖通南粵亦未有南粵
香也漢武內傳載西王母降爇嬰香等品多名異然疑
後人為之漢武奉仙窮極宮室帷帳器用之屬漢史備
記不遺若曾製古來未有之香安得不記

博山爐銘         劉 向
嘉此王氣嶄巖若山上貫太華承以銅盤中有蘭綺朱
火青煙
香爐銘          梁元帝
蘇合氣氳飛煙若雲時濃更薄乍聚還分火微難燼風
長易聞孰云道力慈悲所熏
鬱金香頌         古九嬪
伊此奇香名曰鬱金越此殊域厥彌來尋芬芳酷烈悅
目欣心明德惟馨淑人是欽窈窕淑媛服之褵襟永垂
名實曠世弗沉
藿香頌          江 淹
桂以過烈麝似太芬摧沮夭壽夭抑人文詎如藿香微
馥微薰攝靈百仞養氣青雲
瑞香寶峰頌非序      張 建
臣建謹按史記龜策傳曰有神龜在江南嘉林中林中
者獸無狼虎鳥無鴟鴞草無螫毒野火不及斧斤不至

是謂嘉林龜在其中常巢於芳蓮之上胸書文曰甲子
重光得我為帝王觀是書文豈不偉哉臣少時在書室
中雅好焚香有海上道人白臣言曰子之沉香所出乎
請為子言益江南有嘉林嘉林者美木也木美則堅實
堅實則善沉或秋水泛溢美木漂流沉於海底蛟龍蟠
伏於上故木之香清烈而戀水濤瀨淙激於下故木形
嵌空而類山近得小山於海賈 岩可愛名之瑞沉寶
峰一敢藏諸私室謹齋莊潔誠跪進玉陛以為天壽聖
節瑞物之獻臣建謹拜手稽首而為之頌曰
大江之南粵有嘉林嘉林之木入水而沉蛟龍沈之香
列自清濤瀨漱之峰岫乃成海神愕視不敢閟藏因朝
而出瑞我明昌明昌至治如沉馨香明昌睿算如山久
長臣老且耄聖恩曷報歌此頌詩以配天保
迷失香賦         魏文帝
播西都之麗草兮應青春之凝暉流翠葉於纖柯兮結
微根於丹墀方暮秋之幽蘭兮麗崑崙之英芝信繁華

之速遊兮弗見凋於嚴霜既經時而收採兮配幽蘭以
增芳去枝葉而寺御兮入銷穀之霧裳附玉體以行止
兮順微風而舒光
鬱金香賦         傳 雲
葉蔞蔞以翠青英蘊蘊以金黃樹菴藹以成陰氣芬馥
以含芳凌蘇合之殊珍豈艾納之足方榮播帝寓香耀
紫宮吐芳揚烈萬里望風
芸香賦          傅 盛
攜脆枝以逍遙兮覽偉草之敷英慕君子之弘覆兮超
託軀於朱庭俯飲澤於月環兮仰吸潤乎太清繁茲綠
葉茂此翠莖葉  以  兮枝媚妍以迴縈象春松
之含曜兮鬱蓊蔚以蔥菁
雞舌香賦并序        顏博文
沈括以丁香為雞舌而醫者疑之古人用雞舌取其芬
芳便於奏事世俗蔽於所習以丁香之狀於雞舌大不
類也乃慨然有感為賦以解之云

嘉物之產潛竄山谷其根盤行龍陰蛇伏期微生之可
保處幽翳而自足方吐英而布葉似千世而無欲醮醮嬌
黃綽綽疏綠偶咀嚼而味以奇功而見禍攘肌被逼粉
骨遭辱雖功利之及人恨此身之莫贖惟彼雞舌味和
而長氣烈而揚可與君子同升廟堂發胸臆之藻繪粲
齒牙之冰霜一語不忌澤及四方朔日月而止征與鴛
鴦而同翔惟其施之得宜豈凡物之可當世以疑似猶
有可議雖二名之靡同眇不失其為貴彼鳳頸而龍準
謂蜂目而烏喙況稱謂之不爽稽形質而實類者也殊
不知天下之物竊名者多矣雞腸烏喙牛舌馬齒川有
羊臍山有鳶尾龍膽虎掌豬膏鼠耳鵖腳羊眼鹿角豹
足 顱狼跌狗脊馬目燕頷之黍虎皮之稻蓴貴雉尾
藥尚雞爪葡萄取象於馬乳波律膠稱於龍腦荀雞胵
以為珍瓠牛角而貴早亦有鴨腳之葵貍頭之瓜魚甲
之松鶴翎之花以雞頭龍眼而充果以雀舌鷹爪而名
茶彼爭工而擅價咸好大而喜誇其間名實相叛是非

迭居得其實者如聖賢之在高位無其實者如名器之
假盜軀嗟所遇之不同亦自賢而自愚彼方逐臭於海
上豈芬芳之是嫉嫫姆飾貌而薦食西子掩面而守閣
餌醯醬而委醍醐佩碔砆而捐瓊琚舍文茵而臥籧篨
習薤露而廢笙竽劍作錐而補履驥垂頭而駕車蹇不
過而被跨將栖栖而為圖是香也市井所緩廊廟所急
豈比馬蹄之近俗燕尾之就濕聽杰雨之淋淫若蒼天
為茲而雪泣若將有人依龜甲之屏炷鵲尾之爐研以
鳳咮筆以鼠鬚作蜂腰鶴膝之語為鵠頭蟲腳之書為
茲香而解嘲明氣類之不殊願或用於賢相藹芳烈於
天衢
銅博山香爐賦      昭明太子
方夏鼎之 異類山經之俶詭制一器而備眾質諒茲
物之為侈於時青女司寒紅光翳景吐圓舒於東嶽匿
丹曦於西嶺蕙帷已低蘭膏未屏 松柏之火焚蘭麝
之芳熒熒內曜芬芬外颺似卿雲之呈色若景星之舒

光齊姬合歡而流盼燕女巧笑而蛾揚超公聞之見錫
越文若之留香信名真而器美永服玩於華堂
博山香爐賦       傅 縡
器象南山香傳西國丁緩巧鑄兼資匠刻麝火埋朱蘭
煙毀黑結構危峰橫羅雜樹寒夜含煖清霄吐霧製作
巧妙獨稱珍俶景澄明而裊篆氣氤氳長若春隨風本
勝千釀酒散馥還如一碩人
沉香山子賦子由生日作     蘇 軾
古者以芸為香以蘭為芬以鬱鬯為裸以脂蕭為焚以
椒為塗以蕙為薰杜蘅帶屈菖蒲薦文麝多忌而本羶
蘇合若香而實葷嗟吾知之幾何為方入之所分方根
塵之起滅常顛倒真夫君每求似於髣 或鼻勞而妄
聞獨沉水為近正可以配薝蔔而並云矧儋崖之異產
實超然而不群既金堅而玉潤亦鶴骨而龍筋惟膏液
而內足故把握而兼斤顧占城之枯朽宜 釜而燎蚊
宛彼小山 然可忻如太華之倚天象小姑之插雲往

壽子之生朝以寫我之老懃子方面壁以終日豈亦歸
田而自耘幸置此於几席養幽芳於帨 無一往之發
烈有無窮之氤氳益非獨以飲東坡之壽亦所以食黎
人之芹
香丸志
貞觀時有書生幼時貧賤每為人侮害雖極悲憤而無
由洩其忿一日閒步經觀音里有一婦人姿甚美與生
眷顧侍兒負一葷囊至曰主母所命也啟視則人頭數
顆顏色未變乃向侮害生者也生驚欲避去侍兒曰郎
君請無驚必不相累主母亦素仇諸惡少年欲假手於
郎君生愧謝弗能婦人命侍兒進一香丸曰不勞君舉
腕君第掃淨室夜坐焚此香於爐香煙所至君急隨之
即得志矣有所獲須將納於革囊歸勿畏也生如旨焚
香隨煙而往初不覺有牆壁礙行處皆有光亦不類暗
夜每至一處煙嬝嬝繞惡少年頸三繞而頭自落或獨
宿一室或妻子共床寢或初就枕侍兒執巾若塵尾如

意圍繞未敢退悉不覺不知生悉以頭納革囊中若夢
中所為殊無畏意於是煙復嬝嬝而旋生復隨之而返
到家未三鼓也煙甫收火已寒矣探之其香變成金色
圓若彈倏然飛去鏗鏗有聲生恐婦復須此物正惶急
間侍兒不由門戶忽爾在前生告曰香丸飛去侍兒曰
得之久矣主母傳語郎君此畏關也此關一破無不可
為姑了天下事共作神仙也後生與婦俱徒去不知所

上香偈道書
謹焚道香德香無為香無為清潔自然香妙洞真香靈
寶惠香朝三界香香滿瓊樓玉境遍諸天法界以此真
香騰空上奏 焚香有偈返生寶木沉水奇材瑞氣氤
氳祥雲繚繞上通金闕下入幽冥
脩香陸放翁義方訓
空庭一炷上達神明家廟一炷曾英祖靈且謝且祈特
此而已此而不為吁嗟已矣

附諸譜序
河南陳氏曾合四譜為書後二編為陳序者併為余
驀建勳序彙此以存異代同心之
葉氏香錄序
古者無香燔柴 蕭尚氣臭而已故香之字雖載於經
而非今之所謂香也至漢以來外域入貢香之名始見
於百家傳記而南蕃之香獨後出焉世亦罕知不能盡
之余於泉州職事實兼舶司因蕃商之至詢究本末錄
之以廣異聞亦君子恥一物不知之意
紹興二十一年左朝請大夫知泉州軍州事葉廷珪序
顏氏香史序
焚香之法不見於三代漢唐衣冠之儒稍稍用之然返
魂飛氣出於道家旃檀伽羅盛於緇廬名之奇者則有
燕尾雞舌龍涎鳳腦品之異者則有紅藍赤檀白茅青
桂其貴重則有水沉雄麝其幽遠則有石葉木蜜百濯
之珍罽賓月支之貴泛泛如噴珠霧不可勝計然多出

於尚怪之士未可皆信其有無彼欲刳凡剔俗其合和
窨造自有佳處惟深得三昧者乃盡其妙因採古今熏
脩之法釐為六篇以其敘香之行事故曰香史不徒為
熏潔也五臟惟脾喜香以養鼻通神觀而去尤疾焉然
黃冠緇衣之師久習靈壇之供錦韝紈 之子少耽洞
房之樂觀是書也不為無補雲龕居士序
洪氏香譜序
書稱至治馨香明德惟馨反是則曰腥聞在上傳以芝
蘭之室鮑魚之肆為善惡之辨離騷以蘭蕙杜蘅為君
子糞壤蕭艾為小人君子澡雪其身心熏祓以道義有
無窮之聞余之譜香亦是意云
陳氏香譜序
香者五臭之一而人服媚之至於為香作譜非世官博
物嘗閱舶浮海者不能悉也河南陳氏香譜自子中至
浩卿再世乃獲博採洪顏沈葉諸譜具在此編集其大
成矣詩書言香不過黍稷蕭脂故香之為字從黍作甘

古者自黍稷之外可 者蕭可佩者蘭可鬯者鬱名為
香草者無幾此時譜可無作楚辭所錄名物漸多猶未
取於遐裔也漢唐以來言香者必南海之產故不可無
譜浩卿過彭蠡以其譜視釣者熊朋來俾為序釣者驚
曰豈其乏使而及我子再世成譜亦不易宜遴序者豈
無蓬萊玉署懷香握蘭之仙儒又豈無喬木故家芝芳
蘭馥之世卿豈無島服夷言誇者詫寶之舶官又豈無
神州赤縣進香受爵之少府豈無寶梵琳房閒思道韻
之高人又豈無瑤英玉蕊羅襦薌澤之女士凡知香者
皆使序之若僕也灰釘之望既窮熏習久夢久斷空有
廬山一峰以為爐峰頂片雪以為香子併收入譜矣每
憶劉季和香癖過爐熏身其主簿張坦以為俗坦可謂
直諒之友李和能笑領其言亦庶幾善補過者有士如
此如荀令君至人家坐席三日香如梅學士每晨以袖
覆爐掫袖以出坐定放香是富貴自好者所為未聞聖
賢為此惜其不遇張坦也按禮經容臭者童孺所佩茞

蘭者婦佩所採大丈夫則自有流芳百世者在故魏武
猶能禁家內不得熏香謝玄佩香囊則安石惡之然琴
窗書室不得此譜則無以治爐熏至於自熏知見抑存
乎其人遂長揖謝客鼓棹去客追錄為香譜序至治壬
戍蘭秋彭蠡釣徒熊朋來序

韋應物掃地焚香燕寢為之凝清黃魯直隱几炷香靈
臺為之空湛從來韻人勝士爐霏晝牧道心純淨法應
如是汴陳浩卿於清江出其先君子中齋公所輯香譜
如銖熏初襚縹緲願香悟韋郎於白傅之香山識涪翁
於黃仙之叱石是譜之香遠矣浩卿卓然肯構能使書
香不斷經傳之雅馥芳韶騷選之覓馡初曙方遺家譜
可也袖中后山瓣香亦當詢龍象法筵拈起超方迴向
至治壬戍夏五長少梅花溪道人李琳書
辛已歲諸公助刻此書工過半矣時余存友海上歸
則梓人盡斃於疫板寄他所復遘祝融成毀數奇可

勝太息癸未秋欲營數椽苦資不給甫用桔据偶展
鶴林玉露得徐淵子詩云俸餘擬辦買山錢復買端
州古研塼依舊被渠驅使在買山之事定何年頗嘉
淵子之雅尚乃決意移貲剞剽因歎時賢著述朝成
暮梓木與稿隨余茲驀歷壯逾衰歲月載更梨棗重
災何艱易殊人太甚耶友人慰之曰事物之不齊天
定有以齊之者脫稿日用書顛末云爾是歲八月之



香乘卷二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購物車
購物車
瀏覽紀錄
瀏覽紀錄
查詢訂單
填寫已付款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