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乘 卷一 ● 香品

卷一 • 香品

Joss
明 周嘉冑 撰
香品隨品附事實
香最多品類士交廣崖州及海南諸國然秦漢巳前
未聞惟稱蘭蕙椒桂而已至漢武奢廣尚書郎奏事
者始有舍雞舌香及諸夷獻香種種徵異晉武時外
國亦貢異香迨煬帝除夜火山燒沈香甲煎不計數
海南諸香畢至矣唐明皇君臣多有用沈檀腦麝為
亭閣何多也後周顯德間昆明國又獻薔薇水矣昔
所未有今皆有焉然香一也或生於草或出於木或
花或實或節或葉或皮或液或又假人力煎和而成
有供焚者有可佩者又有充入藥者詳列如左
沈水香考證一十九則
木之心節署水則沈故名沈水亦曰水沈半沈者為棧
香不沈者為黃熟香南越志言交州人稱為蜜香謂其

氣如蜜脾也梵書名阿迦嚧香
香之等凡三日沈曰棧曰黃熟是也沈香入水即沈其
品凡四曰熟結乃膏 凝結自朽出者日生結乃刀斧
伐仆膏 結聚者日脫落乃因木朽而結者日蟲漏乃
因蠹隙而結者生結為上熟脫次之堅黑為上黃色次
之角沈黑潤黃沈黃潤蠟沈柔韌華沈紋橫皆上品也
海島所出有如石杵如肘如拳如鳳雀龜蛇雲氣人物
及海南馬蹄牛頭燕口 栗竹葉芝菌核子附子等香
皆因形命名耳其棧香入水半浮半沈即沈香之半結
連木者或作煎香番名婆菜香亦日弄水香甚類煟刺
雞骨香葉子香皆因形而名有大如笠者為蓬萊香有
如山石枯槎者為光香入藥皆次於沈水其黃熟香即
香之輕虛者俗訛為速香是矣有生速斫伐而取者有
熟速腐朽而取者其大而可雕刻者謂之水盤頭並不
可入藥但可焚爇本草綱目
嶺南諸邵悉有傍海處尤多交幹連枝岡嶺相接千里

不絕葉如冬青大者數抱木性虛柔山民以構茅廬或
為橋梁為飯 有香者百無一二益木得水方結多有
折枝枯幹中或為沈或為棧或為黃熟自枯死者謂之
水盤香南息高竇等州惟產生結香益山民入山以刀
斫曲幹斜枝成坎經年得雨水浸漬遂結成香乃鋸取
之刮去白木具香結為斑點名鷓鴣斑燔之極清烈香
之良者惟在瓊崖等州俗謂之角沈黃沈乃枝木得者
宜入藥用依木皮而結者謂之青桂氣尤清在土中歲
久不待創剔而成薄片者謂之龍鱗削之自卷咀之柔
韌者謂之黃蠟沈尤難得也同上
諸品之外又有龍鱗麻葉竹葉之類不止一二十品要
之入孳惟取中實沈水者或沈水而有中心空者則是
雞骨謂中有朽路如雞骨血眼也同上
沈香所出非一真臘者為上占城次之渤泥最下真臘
之香又分三品綠洋極佳三濼次之勃羅間差弱而香
之大 生結者為上熟脫者次之堅黑為上黃者次之

然諸沈之形多異而名不一有狀如犀角者有如燕口
者如附子者如梭子者是皆因形而名其堅緻而有紋
橫者謂之橫隔沈大抵以所產氣色為高而形體非以
定優劣也綠洋三濼勃羅間皆真臘屬國葉廷珪南番香錄
蜜香沈香雞骨香黃熟香棧香青桂香馬蹄香雞舌香
按此八香同出於一樹也交趾有蜜香樹幹似櫸柳其
花白而繁其葉如橘欲取香伐庂經年其根幹枝節各
有別色木心與節堅黑沈水者為沈香與水面平者為
雞骨香其根為黃熟香其幹為棧香細枝緊實未爛者
為青桂香其根節輕而大者為馬蹄香其花不香成實
乃香為雞舌香珍異之本也陸佃埤雅廣要
太學同官有曾官廣中者云沈香 木也朽蠹浸沙水
歲久得之如儋崖海道居民橋梁皆香材如海桂橘柚
之木沈於水多年得之為沈水香本草謂為似橘是已
然生採之則不香也績博物志
瓊崖四州在海皇上中有黎戎國其族散處無酋長多

沈香藥貨孫升設困
水沈出南海凡數種外為斷白次為棧中為沈今嶺南
巖峻處亦有之但不及海南者清婉耳諸夷以香樹為
槽以飼雞犬故鄭文寶詩云沈檀香植在天涯賤等荊
衡水面槎未必為槽飼雞犬不如煨燼向豪家陳譜
沈香生在土最久不待剜剔而得者孔平仲談苑
香出占城者不若真臘真臘不若海南黎峒黎峒又以
萬安黎母山東峒者冠絕天下謂之海南沈一片萬錢
海北高化諸州者皆棧香耳蔡臻幾談
上品出海南黎峒一名土沈香少有大塊其次如璽栗
角如附子如芝菌如茅竹葉者佳至輕薄如紙者入水
亦沈香之節因久蟄土中滋液下流結而為香採時香
面悉在下其背帶木性者乃出土上環島四邵界皆有
之悉冠諸番所出又以出萬安者為最勝說者謂萬安
山在島正東鍾朝陽之氣香尤醞藉豐美大抵海南香
氣皆清淑如蓮花梅英鵝朵蜜脾之類焚博山投少許

氛翳彌室翻之四面悉香至煤熆氣不焦此海南之辯
也北人多不甚識益海上亦自難得省民以牛博之於
黎一牛博香一擔歸自擇選得沈水十不一二中州人
士但用廣州舶上占城真臘等香近來又貴登流眉來
者余試之乃不及海南中下品舶香往往腥烈不甚腥
者氣味又短帶木性尾煙必焦其出海北者生交趾及
交人得之海外番舶而聚於欽州謂之欽香質重實多
大塊氣尤酷烈不復醞藉惟可入藥南人賤之范成大桂海虞
衡志
瓊州崖萬瓊山定海臨高皆產沈香又出黃速等香大明
一統志
香木所斷歲久朽爛心節獨在投水則沈同上
環島四邵以萬安軍所採為絕品豐郁醞藉四面悉皆
翻爇燼餘而氣不盡所產處價與銀等稗火彙編
大率沈水萬安東洞為第一品在海外則登流眉片沈
可與黎峒之香相伯仲登流眉有絕品乃千年枯木所

結如石杵如拳如肘如鳳如孔雀如龜蛇如雲氣如神
仙人物焚一片則盈室香霧越三日不散彼人自謂無
價寶多歸廣帥府及大貴勢之家同上
香木初一種也膏 貫溢則沈實此為沈水香有日熟
結其問自然凝實者脫落因木朽而自解者生結人以
刀斧傷之而復膏 聚焉蟲漏因蟲傷蠹而後膏 亦
聚焉自然脫落為上以其氣和生結蟲漏則氣烈斯為
下矣沈水香過四者外則有半結半不結為弄水香番
言為婆菜因其半結則實而色重半不結則不大實而
色褐好事者謂之鷓鴣斑婆菜中則復有名水盤頭結
實厚者亦近沈水凡香木被伐其根盤結處必有膏 
湧溢故亦結但數為雨淫其氣頗腥烈故婆菜中水盤
頭為下餘雖有香氣不大凝實又一品號為棧香大凡
沈水婆菜棧香嘗出於一種而每自有高下三者其產
占城不若真臘國真臘不若海南諸黎峒海南諸黎峒
又不若萬安吉賜兩軍之間黎每山至是為冠絕天下

之香無能及之矣又海北則有高化二邵亦產香然無
是三者之別第為一種類棧之上者海北香若沈水地
號龍龜者高涼地號浪灘者官中時時擇其高勝試爇
一炷其香味雖淺薄乃更作花氣百和旖旎同上
南方火行其氣炎上藥物所賦皆味辛而嗅香如沈棧
之屬世專謂之香者又美之所鍾也世皆云二廣出香
然廣東香乃自舶上來廣右香產海北者亦凡品惟海
南最勝人士未嘗落南者未必盡知故著其說桂海志
高容雷化山間亦有香但白如木不禁火力氣味極短
亦無膏乳土人貨賣不論錢也 史彙編
泉南香不及廣香之為妙都城市肆有詹家香頗類廣
香今日多用全類辛辣之氣無復有清芬韻度也又有
官香而香味亦淺薄非舊香之比
已下九品俱沈香之屬
生沈香即蓬萊香
出海南山西其初連木狀如栗棘房土人謂之刺香刀

刳去木而出其香則堅緻而光澤士大夫日蓬萊香氣
清而且長品雖侔於真臘然地之所產者少而官於彼
者乃得之商舶 獲焉故值常倍於真臘所產者云香錄
蓬萊香即沈水香結未成者多成片如小笠及大菌之
狀有徑一二尺者極堅實色狀皆似沈香惟入水則浮
刳去其背帶木處亦多沈水桂海虞衡志
光香
與棧香同品 出海北及交趾亦聚於欽州多大塊如
山石枯槎氣粗烈如焚松檜曾不能與海南棧香比南人常以供日用及陳祭享同上
海南棧香
香如蝟皮栗蓬及漁蓑狀蓋修治時雕鏤費工去木 
香棘刺森然香之精鍾於刺端芳氣與他處棧香迥別
出海北者聚於欽州品極凡與廣東舶上生熟速結等
香相埒海南棧香之下又有重漏生結等香皆下色同上
番香一名番沈

出勃泥三佛齋氣礦而烈價似真臘綠洋減三分之二
視占城減半矣香錄
占城棧香
棧香乃沈香之次者出占城國氣味與沈香相類但帶
木頗不堅實亞於沈而優於熟速香錄
棧與沈同樹以其肌理有黑 者為別太草拾道
黃熟香
亦棧香之類但輕虛枯朽不堪也今和香中皆用之
黃熟香夾棧香黃熟香諸番出而真臘為上黃而熟故
名焉其皮堅而中腐者其形狀如桶故謂之黃熟桶其
夾棧而通黑者其氣尤勝故謂夾棧黃熟此香雖泉人
之所日用而夾棧居上品香錄
近時東南好事家盛行黃熟香又非此類乃南粵土
人種香樹如江南人家藝茶趨利樹矮枝繁其香在
根剔根作香根腹可容數升實以肥土數年復成香
矣以年逾久者逾香又有生香鐵面油尖之稱故廣

州志云東筦縣茶園村香樹出於人為不及海南出
於自然
速暫香
香出真臘者為上伐樹去木而取香者謂之生速樹仆
木腐而香存者謂之熟速其樹木之半存者謂之暫香
而黃而熟者謂之黃熟通黑者為夾棧又有皮堅而中
腐形如桶謂之黃熟桶一統志
速暫黃熟即今速香俗呼鯽魚片以雉雞斑者佳重
實為美
白眼香
亦黃熟之別名也其色差白不入藥品和香用之
葉子香
一名龍鱗香益棧香之薄者具香尤勝於棧
水盤香
類黃熟而殊大雕刻為香山佛像並出舶上
有云諸香同出一樹有云諸木皆可為香有云土人

取香樹作橋梁槽甑等用大抵樹本無香須枯株朽
幹仆地襲 沁澤凝膏蛻去木性秀出香材為焚爇
之珍海外必登流眉為極佳海南必萬安東峒稱最
勝產因地分優劣益以萬安鍾朝陽之氣故耳或謂
價與銀等與一片萬錢者則彼方亦自高值且非大
有力者不可得今所市者不過占臘諸方平等香耳
沈香祭天
梁武帝制南郊明堂用沈香取天之質陽所宜也北郊
用土和香以地於人親宜加雜馥即合諸香為之梁武
祭天始用沈香吉未有也
沈香一婆羅丁
梁簡文時扶南傳有沈香一婆羅丁云婆羅丁五百六
十斤也北戶錄
沈香火山
隋煬帝每至除夜殿前諸院設火山數十車沈水香每
一山焚沈香數車以甲煎沃之燄起數丈香聞數十里

一夜之中用沈香二百餘乘甲煎二百餘石房中不燃
膏火懸寶珠一百二十以照之光皆日杜陽  
太宗問沈香
唐太宗問高州首領馮盎云卿去沈香遠近盎曰左右
皆香樹然其生者無香惟朽者香耳
沈香為龍
馬希範搆九龍殿以沈香為八龍谷長百尺把柱相向
作趨捧勢希範坐其間自謂一龍也 頭腳長丈餘以
象龍角凌晨將坐先使人焚香於龍腹中煙氣鬱然而
出若口吐然近古以來諸侯王奢偕未有如此之盛也
績世說
沈香亭子材
長慶四年敬宗初嗣位九月丁未波斯大商李蘇沙進
沈香亭子材拾遺李漢諫云沈香為亭子不異瑤臺瓊
室上怒優容之蕉紀
沈香泥壁
唐宗楚客造一宅新成皆是文柏為梁沈香和紅粉以
泥壁開門則香氣蓬勃太平公主就其宅香歎曰觀其
行坐處我等皆虛生浪死朝野僉載
屑沈水香末布象狀上
石季倫屑沈水之香如塵末布象床上使所愛之姬踐
之無跡者賜以珍珠百琲有跡者節以飲食今體輕弱
故閨中相戲曰爾非細骨輕軀那得百琲珍珠拾遺記
沈香疊旖旎山
高麗舶主王大世選沈水香近千觔疊為旖旎山象衡
嶽七十二峰錢俶許黃金五百兩竟不售清巽錄
沈香翁
海舶來有一沈香翁剜鏤若鬼工高尺餘舶酋以上吳
越王王目為清門處士發源於心清聞妙香也同上
沈香為柱
番禺有海獠雜居其最豪者蒲姓號曰番人本占城之
貴人也既浮海而遇風濤憚於復返遂 中國定居城

中屋室侈靡踰禁中堂有四柱皆沈水香程史
沈香水染衣
周光祿諸妓掠鬢用鬱金油傅面用龍消粉染衣以沈
香水月終人賞金鳳皇一隻傳芳略記
炊飯灑沈香水
龍道千卜室於積玉坊編藤作鳳眼窗支床用荔枝干
年根炊飯灑沈香水浸酒取山鳳髓青州雜記
沈香甑
有賈至林邑舍一翁姥家日食其飯濃香滿室賈亦不
喻偶見甑則沈香所剜也清異錄
又陶穀家有沈香甑魚英酒醆中現園林美女象黃霖
曰陶翰林甑裏熏香醆中遊妓可謂好事矣
桑木根可作沈香想
裴休符桑木根曰若非沈香想之更無異相雖對沈水
香反作桑根想終不聞香氣諸相從心起也常新錄
鷓鴣沈界尺

沈香帶斑點者名鷓鴣沈華山道士蘇志恬偶獲尺許
修為界尺清異錄
沈香似芬陀利華
顯德末進士賈顒於九仙山遇靖長官行若奔馬知其
異拜而求道取篋中所遺沈水香焚之靖曰此香全類
斜光下等六天所種芬陀利華汝有道骨而俗緣未盡
因授鍊仙丹一粒以柏子為糧迄今尚健同上
砑金虛沈水香紐列環
晉天福三年賜僧法城跋遮那袈裟環也王言云勒法城卿
佛國棟梁僧壇領袖今遣內官賜卿砑金虛鏤沈水水香
紐列環一枚至可領取同上
沈香板床
沙門支法存有八尺沈香板床刺史王淡息切求不與
遂殺而藉焉後淡息疾法存出為祟
沈香履
陳宣華有沈香履箱金屈膝三餘帖

屧襯沈香
無瑕屧屧之內皆襯香謂之生香屧
沈香種楮樹
永徽中定州僧欲寫華嚴經先以沈香種楮樹取以造
紙清賞集
蠟沈
周公謹有蠟沈重二十四兩又火浣布尺餘雲 遇眼錄
沈香觀音像
西小湖天台教寺舊名觀音教寺相傳唐乾符中有沈
香觀音像泛太湖而來小湖寺僧迎得之有草繞像足
以草投小湖遂生千葉蓮花蘇州舊志
沈香煎湯
丁晉公臨終前半月已不食但焚香危坐默誦佛經以
沈香煎湯時時呷少許神識不亂正衣冠奄然化去史軒
筆錄
妻齋沈香

美隱之為廣州刺史及歸妻劉氏齋沈香一片隱之見
之即投於湖天遊別集
牛易沈水香
海南產沈水香香必以牛易之黎黎人得牛皆以祭鬼
無脫者中國人以沈水香供佛燎帝求福此皆燒牛也
何福之能得哀哉東坡集
沈香節
江南李建勳嘗蓄一玉磬尺餘以沈香節按柄叩之聲
極清越澄懷錄
沈香為供
高麗使慕倪雲林高潔屢叩不一見惟開雲林示之使
驚異向上禮拜留沈香十勇為供歎息而去雲林遠事
沈番煙結七鷺鷥
有浙人下番以貨物不合時疾灰遺失盡傾其本歎息
欲死海容同行慰勉再三乃始登舟見水瀕朽木一塊
大如缽取而嗅之頗香謂必香木也漫取以枕首抵家

對妻子飲泣遂再求物力以為明年圖一日鄰家穢氣
逆鼻呼妻以朽木爇之則煙中結作七鷺鷥飛至數丈
乃散大以為奇而始珍之未幾憲宗皇帝命使求奇香
有不次之賞其人以獻授錦衣百戶賜金百兩識者謂
沈香頓水次七鷺鷥日夕飲宿其上積久精神暉入因
結成形云廣記巽編
仙留沈香
國朝張三丰與蜀僧廣海善寓開元寺七日臨別贈詩
并留沈香三片草履一雙海并獻文皇答賜甚腆


香乘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購物車
購物車
瀏覽紀錄
瀏覽紀錄
查詢訂單
填寫已付款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