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乘 卷十一 ● 香事別錄

卷十一 • 香事別錄

Joss
明 周嘉冑 撰
香事別錄事有不附品不分類者於香為別錄焉
香尉
漢雍仲子進南海香物拜雒陽尉人謂之香尉述異錄
含嚼荷香
昭帝元始元年穿淋池植分枝荷一莖四葉狀如駢益
日炤則葉低蔭根莖若葵之衛足名低光荷實如玄珠
可以飾珮芬馥之氣徹十餘里食之令人口氣常香益
人肌理宮人貴之每遊宴出入必皆含嚼拾遺記
含異香行
石季倫使數十艷姬各含異香而行笑語之際則口氣
從風颺同上
好香四種
秦嘉貽妻好香四種洎寶釵素琴明鏡云明鏡可以鑒

形寶釵可以耀首芳香可以馥身素琴可以娛耳妻答
云素琴之作當須君歸明鏡之鑒當待君還未 光儀
則寶釵不列也未侍帷帳則芳香不發也書記洞荃
芳塵
石虎於大武殿前造樓高四十丈以珠為簾五色玉為
珮每風至即驚觸似音樂高空中過者皆仰視愛之又
屑諸異香如粉撒樓上風吹四散謂之芳塵獨異志
逆風香
竺法深孫興公共聽北來道人與支道林瓦官寺講小
品北道屢設問疑林辯答俱爽北道每屈孫問深公上
人常是逆風家何以都不言深笑而不答林曰白旃檀
非不馥焉能逆風深夷然不屑 波利質國多香樹其
香逆風而聞今友之云白旃檀非不香豈能逆風言深
非不能難之正不必難也世說新語
奩中香盡
宗超嘗露壇禱神奩中香盡自然溢滿香煙爐中無火

煙自出洪芻香譜
令公香
荀彧為中書令好熏香其坐處常三日香人稱令公香
亦曰令君香襄陽記
劉季和愛香
劉季和性愛香嘗如廁還輒過香爐上熏主簿張坦曰
人言台公作俗人不虛也季和曰荀令君至人家坐席
三日香坦曰醜婦效嚬見者必走公欲坦遁去邪季和
大笑同上
媚香
張說攜麗正文章謁友生時正行宮中媚香號化樓臺
友生焚以待說說出文置香上曰吾文享是香無忝徵
文玉井
玉蕤香
柳宗元得韓愈所寄詩先以薔薇露灌手薰玉蕤香後
發讀曰大雅之文正當如是好事集
桂蠹香
溫庭筠有丹瘤枕桂蠹香
九和握香
郭元振落梅妝閣有婢數十人客至則拖鴛鴦擷裙衫
一曲終則賞以糖雞卵取明其聲也宴罷散九和握香
敘關係
四和香
有侈盛家月給焙笙炭五十觔用錦薰籠藉笙於上復
以四和香薰之癸辛雜 
千和香
峨嵋山孫真人然千和之香三洞珠囊
百蘊香
遠條館祈子焚以降神
香童
元寶好賓客務於華侈器玩服用僣於王公而四方之
士盡仰歸焉常於寢帳前雕矮童二人捧七寶博山爐

自暝焚香徹曙其驕貴如此天寶遺事
曝衣焚香
元載妻韞秀安置閒院忽因天晴之景以青紫絲絛四
十條各長三十丈皆施羅紈綺繡之服每條絛下排金
銀爐二十枚皆焚異香香至其服乃命諸親戚西院閒
步韞秀問是何物侍婢對曰今日相公與夫人曬曝衣
服杜陽雜編
瑤英啗香
元載寵姬薛瑤英攻詩書善歌舞仙姿玉質肌香體輕
雖旋波搖光飛燕綠珠不能過也瑤英之母趙娟亦本
岐王之愛妾後出為薛氏之妻生瑤英而幼以香啗之
故肌香也元載處以金絲之卻帳塵之褥同上
蜂蝶慕香
都下名妓楚蓮者國色無及每出則蜂蝶相隨慕其香
天寶遺事
佩香非世所聞

蕭總遇巫山神女謂所衣之服非世所有所佩之香非
世所聞入朝窮怪錄
貴香
牛僧孺作周秦行記云忽聞有異氣如貴香又云衣上
香經十餘日不散
降仙香
上都安業坊唐昌觀有玉蕊花甚繁每發若瑤林瓊樹
元和中有女仙降以白角扇障面直造花前異香芬馥
聞於數十步之外餘香不散者經月餘日時華夷草木

仙有遺香
吳興沈彬少而好道及致仕恒以朝修服餌為事嘗遊
郁木洞觀忽聞空中樂聲仰視雲際見女仙數十冉冉
而下徑之觀中遍至像前焚香良久乃去彬匿室中不
敢出仙既去彬入殿視之几案上有遺香悉取置爐中
已而自侮曰吾平生好道今見神仙而不能禮謁得仙

香而不能食之是其無分歟稽神錄
山水香
道士談紫霄有異術閩王昶奉之為師月給山水香焚
之香用精沉上火半熾則沃以蘇合香油清異錄
三勻煎去聲
長安宋清以鬻藥致富嘗以香劑遺中朝縉紳題識器
曰三勻煎焚之富貴清妙其法止龍腦麝末精沉等耳
同上
異香劑
林邑占城闍婆交趾以 出異香劑和而焚之氣韻不
凡謂中國三勻四絕為乞兒香同上
靈香膏
南海奇女盧眉娘煎靈香膏杜陽 編
暗香
陳邵莊氏女精於女紅好弄琴每弄梅花曲聞者皆云
有暗香人遂稱女曰莊暗香女因以暗香名琴清賞錄

花宜香
韓熙載云花宜香故對花杰香有風味相和其妙不可
言者木犀宜龍腦酴醾宜沉水蘭宜四絕含笑宜麝薝
蔔宜檀
透雲香
陳茂為尚書郎每書信印記曰玄山典記又曰玄山印
擣朱礬澆麝酒閒則匣以鎮犀養以透雲香印書達數
十里香不斷印刻胭脂木為之玄山記
暖香
寶雲溪有僧舍盛冬若客至則然薪火暖香一炷滿室
如春人歸更取餘燼雲林異景志
伴月香
徐鉉每遇月夜露坐中庭但爇佳香一炷其所親名之
曰伴月香清異錄
平等香
清泰中荊南有僧貨平等香貧富不二價不見市香和

合疑其仙者同上
燒異香被草負笈而進
宋景公燒異香於臺上有野人被草負笈扣門而進是
為子韋世司天部洪譜
魏公香
張邦基云余在揚州遊石塔寺見一高僧坐小室中於
骨董袋取香如芡實許注之覺香韻不凡似道家嬰香
而清烈過之僧笑曰此魏公香也韓魏公喜焚此香乃
傳其法墨莊漫錄
漢宮香
其法傳自鄭康成魏道輔於相國寺庭中得之同上
僧作笑蘭香
吳僧罄宜作笑蘭香即韓魏公所謂濃梅山谷所謂藏
春香也其法以沉為君雞舌為臣北苑之鹿秬鬯十二
葉之英鉛華之粉柏麝之臍為佐以百花之液為使一
炷如芡子許焚之油然 然若 九畹之蘭百畝之蕙


香會
中宗朝宗紀韋武間為雅會各攜名香比試優劣曰 
香會
聞思香
黃涪所取有聞思香益指內典中從聞思脩之義
狄香
狄香外國之香謂以香熏履也張同聲歌鞮芬以狄
香鞮履也
香錢
三班院所使臣八千餘人蒞事於外其罷而在院者
常數百人每乾元節醵錢飯僧進香以祝聖壽謂之
香錢京師語曰三班喫香歸田錄
衙香
蘇文忠云今日於叔靜家飲官法酒烹團茶燒衙香皆
北歸喜事蘇集

異香自內出
客來赴張功甫牡丹會云眾賓既集坐一虛室寂無所
聞有頃問左右云香已發未答曰已發命捲簾則異香
自內出郁然滿座癸辛雜識外集
小鬟持香毬
京師承平時宗室戚里歲時入禁中婦女上犢車皆用
二小鬟持香毬在傍而車中又自持兩小香毬車馳過
香煙如雲數里不絕塵土皆香老學菴華記
香有氣勢
蔡京每焚香先令小鬟密閉戶牖以數十香爐燒之俟
香煙滿室即捲正北一簾其香蓬勃如霧繚繞庭際京
語客曰香須如此燒方有氣勢
留神香事
長安大興善寺徐理男楚琳平生留神香事莊嚴餅子
供佛之品也峭兒延賓之用也旖旎丸自奉之等也檀
那概之曰琳和尚品字香清異錄

癖於焚香
袁象先判衢州時幕客謝平子癖於焚香至忘形廢事
同僚蘇收戲刺一札伺其忘也而投之云鼎炷郎守馥
州百和參軍謝平子同上
性喜焚香
梅學士詢在真宗時已為名臣至鹿歷中為翰林侍讀
以卒性喜焚香其在官所每晨起將視事必焚香兩爐
以公服罩之撮其袖以出坐定撒開兩袖郁然滿室濃
香歸田錄
燕集焚香
今人燕集往往焚香以娛客不惟相悅然亦有謂也黃
帝云五氣各有所主惟香氣湊脾漢以前無燒香者自
佛入中國然後有之楞嚴經云所謂純燒沉水無令見
火此佛燒香法也癸章雜識外集
焚香讀孝經
岑文敬淳謹有孝行五歲讀孝經必焚香正坐南史

燒香讀道書
江表傳有道士于吉來吳會立精舍燒香讀道書制作
符水以療病三國志註
焚香告天
趙清獻公平生日所為事夜必露香告天其不敢告者
不敢為也言行錄
焚香熏衣
清獻好焚香尤喜熏衣所取既去輒數日香不滅嘗置
籠設熏爐其下不絕煙多解衣投上公既清端妙解
禪理宜其熏習如此也淑清錄
燒香左右
屢燒香左右令人魄正真結
夏月燒香
陶隱居云沉香熏陸夏月常燒此二物
焚香勿返顧
南岳夫人云燒香勿返顧忤真氣致邪應也真結

焚香靜坐
人在家及外行卒遇飄風暴雨震電昏暗大霧皆諸龍
經過入室閉戶焚香靜坐避之不爾損人
焚香告祖
戴弘正每得密友一人則書於簡編焚香告祖號為金
蘭簿宣武盛事
燒香拒邪
地上魔邪之氣直上沖天四十里人燒青木香薰陸安
息膠香於寢所拒濁臭之氣卻邪穢之霧故天人玉女
太乙隨香氣而來洪譜
買香浴仙公
葛尚書年八十始有仙公一子時有天竺僧於市大買
香市人怪問僧曰我昨夜夢見善思菩薩下生葛尚書
家吾將此香浴之到生時僧至燒香右繞七匝禮拜恭
敬沐浴而止仙公起居注
仙誕異香

呂洞賓初母就蓐時異香滿室天樂浮空仙佛奇蹤
昇天異香
許真君白日拔宅昇天百里之內異香芬馥經月不散
同上
空中有異香之氣
李泌少時能屏風上立熏籠上行道者云十五歲必白
日昇天一旦空中有異香之氣音樂之聲李氏之親愛
以巨杓颺濃蒜潑之香樂遂散郭侯外傳
市香媚婦
昔王池國有民面奇醜婦國色鼻齆婿乃求媚此婦終
不肯迎顧遂往西域市無價名香而薰之還入其室婦
既齆豈知分香臭哉金樓子
張俊上高宗香食香物
香圓香蓮木香丁香水龍腦鏤金香藥一行香藥木瓜
香藥藤花砌香櫻桃砌香萱草拂兒紫蘇奈香砌香葡
萄香蓮事件念珠甘蔗奈香砌香果子香螺煠肚玉香

鼎二益全香爐一香盒二香毬一出香一對
貢奉香物
忠懿錢尚甫自國初至歸朝其貢奉之物有乳香金器
香龍香象香囊酒甕諸什器等物春明退朝錄
香價踴貴
元城先生在宋杜門屏跡不妄交遊人罕見其面及沒
耆老士庶婦人持香誦佛經而哭父老日數千人至填
塞不得其門而入家人因設數大爐於廳下爭以香炷
之香價踴貴自編
卒時香氣
陶弘景卒時顏色不變屈伸如常香氣累日氤氳滿山
仙佛奇蹤
燒香辟瘟
摳密王博文每於正旦四更燒丁香以辟瘟氣瑣碎錄
燒香引鼠
印香五文狼糞少許為細末同和勻於淨室內以爐燒

之其鼠自至不得殺
茶墨俱香
司馬溫公與蘇子瞻論奇茶妙墨俱香是其德同也高
齊漫錄
香與墨同關紐
邵安與朱萬初帖云深山高居罏香不可缺退休之久
佳品之絕野人惟取老松柏之根枝葉實共擣治之斫
楓肪羼和之每焚一丸亦足以助清苦今年大雨時行
土潤溽暑特甚萬初至石鼎清晝然香空齋蕭寒遂為
一日之樂良可喜也萬初本墨妙又兼香癖蓋墨之於
香同一關紐亦猶書之與畫謎之與禪也
水炙香
吳茱萸艾葉川椒杜仲乾木瓜木鱉肉瓦上松花仙家
謂之水炙香
山林窮四和香
以荔枝殼甘蔗滓乾柏葉黃連和焚又或加松毬棗核

梨皆妙
焚香寫圖
至正辛卯九月三日與陳徵君同宿愚庵師房焚香烹
茗圖石梁秋瀑翛然有出塵之趣黃鶴山人寫其逸態
云王蒙題畫


香乘卷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購物車
購物車
瀏覽紀錄
瀏覽紀錄
查詢訂單
填寫已付款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