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乘 卷十二 ● 香事別錄

卷十二 • 香事別錄

Joss
明 周嘉冑 撰
香事別錄下
南方產香
凡香品皆產自南方南離位離主火火為土母火盛則
土得養故沉水旃檀熏陸之類多產自嶺南海表土氣
所鍾也內典云香氣湊脾火陽也故氣芬烈清暑築談
南蠻香
訶陵國亦曰闍婆在南海貞觀時遣使獻婆律膏又驃
古朱波也有川名思利毗離芮土多異香王宮設金銀
二鐘冠至焚香擊之以占吉凶有巨白象高百尺訟者
焚香自跽象前自思是非而退有災疫王亦焚香對象
跽自咎無膏油以蠟雜香代炷又真蠟國客至屑檳榔
龍腦香蛤以進不飲酒唐書南蠻傳
香槎

番禺民忽於海傍得古槎長丈餘闊六七尺木理甚堅
取為溪橋數年後有僧識之謂眾曰此非久計願捨衣
缽資易為石橋即求枯槎為薪眾許之得棧數千兩洪

天竺產香
獠人古稱天竺地產沉水龍涎炎傲紀聞
九里山採香
其山與潘刺加近產沉香黃熟香林木藂生枝葉茂翠
永樂七年鄭和等差官兵入山採香得逕有香樹長六
七丈者株六香味清遠黑花細紋山中人張目吐舌言
我天朝之兵威力若神星槎勝覽
阿魯國採香為主
其國與九州山相望自滿刺加順風三晝夜可至國人
常駕獨木舟入海捕魚入山採冰腦香物為生同上
喃 哩香
喃 哩國名所產之降真香也同上

舊港產香
舊港古名三佛齊國地產沉香降香黃熟香速香同上
萬佛山香
新羅國獻萬佛山雕沉檀珠玉以為之
瓦矢實香草
撒馬兒早產瓦矢實香草可辟蠹
刻香木為人
彭坑在暹羅之西石崖周匝崎嶇遠望山平四寨田沃
米穀豐足氣候溫和風俗尚怪刻香木為人殺人血祭
禱求福禳災地產黃熟沉香片腦降香星槎勝覽
龍牙加貌產香
龍牙加貌其地離麻逸凍順風三晝夜程地產沉速降
香同上
安南產香
安南國產蘇合油都梁香沉香雞舌香及釀花而成香
者方輿勝略

敏真誠國產香
敏真誠國其俗日中為市產諸異香同上
回鶻產香
回鶻產乳香安息香松談紀聞
安南貢香
安南貢薰衣香降真香沉香束香木香黑線香一統志
瓜哇國貢香
瓜哇國貢香有薔薇露琪楠香檀香麻藤香速香降香
木香乳香龍腦香烏香黃熟香安息香同上
和香飲
卜哇刺國戒飲酒恐亂性以諸花露和香蜜為飲
香味若蓮
花面國產香味若青蓮花同上
香代爨
黎洞之人以香 
塗香禮寺

祖法兒國其民如遇禮拜寺日必先沐浴用薔薇露或
沉香油塗其面方輿勝覽
腦麝塗體
占城祭天地以腦麝塗體同上
身上塗香
真臘國或稱占臘其國自稱曰甘孛智男女身上常塗
香藥以檀麝等香合成家家皆修佛真真臘風土記
塗香為奇
緬甸為古西南夷不知何種男女皆和白檀麝香當歸
薑黃末塗於身及頭面以為奇一統志
偷香
僰人偶意者奔之謂之偷香炎徼紀聞
尋香人
西域稱娼妓曰尋香人韻藻
香婆
宋都杭時諸酒樓歌姑闐集必有老姬以小爐柱香為

供者謂之香婆武林舊事
白香
化州產白香一統志
紅香
前輩戲華云有西湖風月不如東華軟紅香土
碧香
碧香王晉卿家酒名詩註
玄香
薛稷封墨為玄香太守篡異記
觀香
王子喬妹名觀香
聞香
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國語
馨香
其德足以昭其馨香國語至治馨香感於神明尚書
飶香

有佖其香邦家之光詩經
國香
蘭有國香人服媚之左傳
夕香
同瓊佩之晨炤共金爐之夕香江淹集
薰燼
香煙也薰歇燼滅卓氏藻林
芬薰
花香也花芬薰而媚秀同上
寶熏
寶熏帳巾香也同上
桂煙
桂煙起而清溢同上
蘭煙
麝火理珠蘭煙玫熏初學記
蘭蘇香

蘭蘇香美人香帶也蘭蘇 蠁雲藻林
繪馨
繪花者不能繪其馨鶴林玉露
旃檀片片香
瓊枝寸寸是玉旃檀片片皆香
前人不及花香
木犀山礬素製馨茉莉其花之清婉皆不出蘭芷下而自
唐以前墨客槧人曾未有一話及之者何也鶴林玉露
 蕭無香
古人之祭 蕭酌 鬯取其香而今之蕭與 何嘗有
香蓋離騷已指蕭艾為惡草矣同上
香令松枯
朝真觀九星院有三賢松三株如古君子梁閣老妓英
奴以麗水囊貯香遊之不數日松皆半枯事略
辯一木五香
異國所傳言無根柢如云一木五香根旃檀節沉香花

雞舌葉藿香膠薰陸此甚謬旃檀與沉水兩木無異雞
舌即今丁香耳今藥品中所用者亦非藿香自是草葉
南方有之薰陸小木而大葉海南亦有薰陸乃其謬也
今謂之乳頭香五物互殊元非同類也墨客揮犀

梁元帝金樓子謂一木五香根檀節沉花雞舌膠薰陸
葉藿香並誤也五香各自有種所謂五香一木即沉香
部所列沉棧雞骨青桂馬蹄是矣
辯燒香
昔人於前祭焚柴升煙今世燒香於迎神之前用爐炭
爇之近人多崇釋氏益西方出香釋氏動輒燒香取其
清淨故作法事則焚香誦咒道家亦燒香解穢與吾教
極不同今人祀夫子祭社稷於迎神之後奠帛之前三
上香古禮無此郡邑或用之雲麗漫抄
意和香有富貴氣
賈天錫宣事作意和香清麗閒遠自然有富貴氣覺諸

人家香殊寒乞天錫屢惠此香惟要作詩因以兵衛森
回戟燕寢凝清香韻作十小詩贈之猶恨詩語未工未
稱此香爾然余甚寶此香未嘗妄以與人城西張仲謀
為我作寒計惠騏騱院馬通薪二百因以香二十餅報
之或笑曰不與公詩為地耶應之曰人或能為人作祟
豈若馬通薪使冰雪之辰鈴下馬走皆有挾纊之溫耶
學詩三十年今乃大覺然見事亦太晚也山谷集
絕塵香
沉檀腦麝四合加以棋楠羅合滴乳螽甲數味相合分
兩相勻煉蔗漿合之其香絕塵境而助清逸之興洞天
清錄
心字香
番禺人作心字香用素馨茉莉半開者著淨器薄劈沉
水香層層相間封日一易不待花蔫花過香成蔣捷詞
云銀字箏調心字香燒范石湖駿鷥錄
清泉香餅

蔡君謨既為余書集古錄序刻石其字尤精勁為世所
珍余以鼠鬚栗尾筆銅絲筆格大小龍茶惠山泉等物
為潤筆君謨大笑以為太清而不俗後月餘有人遺余以
清泉香餅一篋者君謨聞之歎曰香餅來遲使我潤筆獨
無此一種佳物茲又可笑也清泉地名香餅石炭也用
以焚香一餅火可終日不絕歐陽文惠集
蘇文忠論香
古者以芸為香以蘭為芬以鬱鬯為裸以蕭脂為樊以
椒為塗以蕙為熏杜蘅帶屈菖蒲薦文麝多忌而本羶
蘇合若薌而實葷本集
右與范蔚宗和香序意同
香藥
坡公與張質夫札云公會用香藥皆珍物極為行商坐
賈之苦蓋近造此例若奏免之於陰德非小補予考紹
聖元年廣東舶出香藥時好事創例他處未必然也同


香乘
沉檀羅縠腦麝之香郁烈芬芳苾茀絪縕螺甲龍涎腥
極反馨荳蔻胡椒蓽撥丁香殺惡誅臊郁離子
求名如燒香
人隨俗求名譬如燒香眾人皆聞其芳不知以自焚
焚盡則氣滅名立則身絕夏詩
香鸙喻
鶴為媒而香餌也鶴之貴香之重其寶於世以高潔清
遠舍是為媒餌於人間鶴與香寶邪王百谷集
四戒香
不亂財手香不淫色體香不誑訟口香不嫉害心香常
奉四香戒於世得安樂玉茗堂集
五名香
梁蕭撝詩云煙霞四炤葉風月五名香不知五名為何

解脫知見香

解脫知見香即西天苾芻草體性柔軟引蔓傍布馨香
遠聞黃山谷詩云不念真富貴自熏知見香
太乙香
香為冷謙真人所製製甚虔甚嚴擇日煉香按向和劑
配天合地四氣五行各有所屬雞犬婦女不經聞見厥
功甚大焚之助清氣益神明萬善攸歸百邪遠遁蓋道
成翊昇舉秘妙匪尋常焚爇具也其方藏金陵一家前
有真人自序後有羅文恭洪先跋余屢虔求祕不肯出
聊紀其功用如此以待後之有仙緣者採訪得之
香愈弱疾
玄參一觔甘松六兩為末煉蜜一觔和勻入瓶封閉地
中埋窨十日取出更用炭末六兩煉蜜六兩同和入瓶
更窨五日取出燒之常令聞香弱疾自愈又曰初入瓶
中封固煮一覆時破瓶取搗入蜜別以瓶盛埋地中窨
過用亦可熏衣本草綱目
香治異病

孫兆治一人滿面黑色相者斷其死孫診之曰非病也
乃因登溷感非常臭氣而得治臭無如至香今用沉檀
碎劈焚於爐中安帳內以熏之明日面色漸別旬日如
故證治準繩
賣香好施受報
凌途賣香好施一日旦有僧負布囊攜木杖至謂曰龍
鍾步多蹇寄店憩歇可否途乃設榻僧寢移時起曰略
到近郊權寄囊杖僧去月餘不來取途潛啟囊有異香
末二包氛氳撲鼻其杖三尺本是黃金途得其香和眾
香而貨人不遠千里來售乃致家富葆光錄
賣假香受報
華亭黃翁徒居東湖世以賣香為生每往臨安江下收
買甜頭甜頭香行俚語乃海南販到柏皮及藤頭是也
歸家修治為香貨賣黃翁一日駕舟欲歸夜泊湖口湖
口有金山廟靈感人敬畏之是夜忽一人撦起黃翁速
拳毆之曰汝何作業造假香時許得甦月餘而斃閒窗

搜異

海鹽倪生每用雜木屑偽作印香貨賣一夜熏蚊蟲移
火入印香內傍及諸物遍室煙迷而不能出人屋俱為
灰燼同上

嘉興府周大郎每賣香時纏與人評值或疑其不中周
即誓曰此香如不佳出門當為惡神撲死淳祐間一日
遇府後橋如逢一物絆倒即扶持氣已絕矣同上
阿香
有人宿道傍一女子家一更時有人喚阿香忽驟雷雨
明日視之乃一新塚韻府群玉
埋香
孟蜀時築城獲瓦棺有石刻隋刺史張崇妻王氏銘曰
深深 玉  墦土乎日且口
墓中有非常香氣

陳金少為軍士私與其徒發一大塚見一白髯老人面
如生通身白羅衣衣皆如新開棺即有白氣衝天墓中
有非常香氣金視棺蓋上有物如粉微作硫黃氣金掬
取懷歸至營中人皆驚云今日那得有香氣金知硫黃
之異旦輒汲水服之至盡後復視棺中惟衣尚存如蟬
蛻之狀稽神錄
死者燔香
墮波登國人死者乃以金缸貫於四肢然後加以波律
膏及沉檀龍腦積薪燔之神異記
香起卒殮
嘉靖戊午倭寇閩中死亡無筭林龍江先生鬻田得若
千金辦棺取葬時夏月穢氣逆鼻役從難前請命龍江
龍江云汝到尸前高唱三教先生來了如語往香風四
起一時卒殮亦異也


香乘卷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購物車
購物車
瀏覽紀錄
瀏覽紀錄
查詢訂單
填寫已付款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