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乘 卷十三 ● 香緒餘

卷十三 • 香緒餘

Joss
明 周嘉冑 撰
香緒餘
香字義
說文曰氣芬芳也歁從黍從甘徐鉉曰稼穡作甘黍甘
作香隸作香又薌與香同春秋傳曰黍稷馨香凡香之
屬皆從香
香之遠聞曰馨 香之美曰 音使
香之氣曰馦火兼反
曰馣音淹 曰馧於云反曰馥扶福反
曰 音愛 曰 方減反曰 音賓
曰 音牋 曰 步末及曰馝音弼
曰 上同 曰馞音悖 曰 天含反
曰 音焚 曰 上同 曰 奴昆反
曰 音彭磅謗大香  曰 他胡反
曰 音倚 曰馜音你 曰 普沒反
曰 滿結反曰 普減反曰 烏乳反
曰馞音瓢 曰馡甫微切曰 音歐
曰 音含 香也曰 毗招切
曰 魚胃切
十二香名義
吳門于永錫專好梅花吟十二香詩今錄香名清異

萬選香拔枝剪折逍休繁種 冰玉香清水玉缸參差如雪
二色香帷幔深置脂粉同妍 自得香蔗 窺蔽獨享馥然
撲凸香巧扮插鬢妙麗無比 筭來香採折湊然計多受賞
富貴香簪齟其賞金玉揮映 混沌香夜室映燈暗中拂鼻
盜唔香就樹臨瓶至減竊取 君子香不假風力芳譽速聞
一寸香醉藏懷袖馨聞斷續 使者香專使貢待臨門遠送
十八香喻士
王十朋有十八香詞廣其義喻之以士

異香牡丹稱國士 溫香芍藥稱治士
國香蘭稱芳士  天香桂稱名士
暗香梅稱高士  冷香菊稱傲士
韻香荼蘼稱逸士 妙香薝蔔稱開士
雪香梨稱爽士  細香竹稱曠士
嘉香海棠稱雋士 清香運稱潔士
梵香茉莉稱貞士 和香含笑稱粲士
奇香臘梅稱異士 寒香水仙稱奇士
柔香丁香稱佳士 闡香瑞香稱勝士
南方花香
南方花皆可合香如茉莉闍提佛桑渠那花本出西域
佛書所載其後本來自閩嶺至今遂盛又有大含笑花
素馨花就中小含笑花香尤酷烈其花常若菡 之末
放者故有含笑之名又有麝香花夏開與真麝香無異
又有麝香木亦類麝香氣此等皆畏寒故北地莫能植
也或傳芙家香用此諸花合香

溫子皮云素馨茉莉摘下花蕊香才過即以酒噀之復
香凡是香蒸過為佳每四時遇花之香者皆以次蒸之
如梅花瑞香酴醾梔子茉莉木犀及橙橘花之類皆可
蒸他日爇之則群花之香畢備
花熏香訣
用好降真香結實者截斷約一寸許利刀劈作薄片以
豆腐漿煮之俟水香去水又以水煮至香味去盡取出
再以末茶或葉茶煮百沸濾出陰乾隨意用諸花熏之
其法用淨瓦 一箇先花一層鋪香片一層又鋪花片
及香片如此重重鋪蓋了以油紙封口飯甑上蒸少時
取起不可解開待過數日以燒之則香氣全美或以舊
竹壁簣依上煮製代降真採橘葉搗爛代諸花熏之其
香清古若春時曉行山徑所謂草木真天香者殆此之
謂與
橙柚蒸香
橙柚為蒸香皆以降香為骨去其夙性而重入焉各有

法而素馨之熏最佳稗史彙編
香草名釋
遁齋閒覽云楚辭所詠香草曰蘭曰蓀曰茞曰葯曰囂
曰芷曰荃曰蕙曰蘼蕪曰茳蘺曰杜若曰杜蘅曰藒車
曰 荑其類不一不能盡識其名狀識者但一謂之香
草而已其間亦有一物而備數名亦有舉今人所呼不
同者如蘭一物傳謂其有國香而諸家之說但各以已
見自相非毀莫辨其真或以為都梁或以為澤蘭或以
為蘭草今當以澤蘭為正山中又有一種葉大如麥門
冬春開花極香此別名幽蘭也蓀則溪澗中所生今人
所謂石菖蒲者然實非菖蒲葉柔脆易折不若蘭蓀葉
堅勁雜小石清水植之盆中久而愈 茂可愛茞葯虈
芷雖有四名止是一物今所謂白芷是也蕙即零陵草
也蘼蕪即芎藭苗也一名茳蘺杜若即山姜也杜蘅今
人呼為馬蹄香惟荃與藒車 荑終莫窮識騷人類以
香草比君子耳他日求田問舍當遍求其本刈植欄襤

以為楚香亭欲 芬芳滿前終日幽對想見騷人之雅
趣以寓意耳
通志草木略云蘭即蕙蕙即薰薰即零陵香楚辭云滋
蘭九畹植蕙百畝互言也古方謂之薰草故名醫別錄
出薰草條近方謂之零陵香故開寶本草出零陵香條
神農本經謂之蘭余昔修之本草以二條貫於蘭後明
一物也且蘭舊名煎澤草婦人和油澤頭故名焉南越
志云零陵香一名燕草又名薰草即香草生零陵山谷
今湖嶺諸州皆有又別錄云薰草一名蕙草名薰蕙之
為蘭也以其質香故可以為膏澤可以塗宮室近世一
種草如茅香而嫩其根謂之土續斷其花馥郁故得名
誤為人所賦詠澤芬曰白芷曰白茞曰虈曰莞曰苻蘺
楚人謂之葯其葉謂之蒿與蘭同德俱生下濕
澤蘭曰虎蘭曰龍棗蘭曰虎蒲曰水香曰都梁香如蘭
而莖方葉不潤生於水中名曰水香
花胡曰地熏曰山采曰葭草葉曰芸蒿味卒可食生於

銀夏者芬馨之氣射於雲霄間多白鶴青鷥翔其上
瑣碎錄云古人藏書辟蠹用芸芸香草也今七里香是
也南人採置席下能去蟲虱香草之類大率異台所謂
蘭蓀即菖浦也蕙今零陵香也茞白芷也
朱文公離騷注云蘭蕙二物本草言之甚詳大抵古之
所謂香草必其花葉皆香而燥濕不變故可刈而為佩
今之所謂蘭蕙則其花雖香而葉乃無氣其香雖美而
質弱易萎非可刈佩也
四卷都梁香內蘭草澤蘭余辯之審矣今復捃拾諸
論似贅而欲其該備自不避其繁瀆也
修製諸香
飛樟腦
樟腦一兩兩盞合之以濕紙糊縫文武火 半時取起
侯冷用之次將樟腦不拘多少研細篩過細劈拌勻捩
薄荷汁少許酒土上以淨 棡合定濕紙條固四縫甑
上蒸之腦子盡飛上 底皆成冰片

樟腦石灰等分用研極細用無油銚子貯之磁盤蓋定
四面以紙封固如法勿令透氣底下用木炭火 少時
取開其腦子已飛在盤蓋上用雞翎掃下稱再與石不
等分如前之凡六七次至第七次可用慢火 一日
而止掃下腦又杉木盒子鋪在內以乳汁浸二宿封固
口不令透氣掘地四五尺窨一月不可入藥又樟腦一
兩滑石二兩一處同研入新銚子內文武火 之上用
一器冊蓋之自然飛在蓋上其味奪真同上
篤耨製
篤耨白黑相雜者用盞盛上飯甑蒸之白浮於面黑沉
於下瑣碎錄
乳香製
乳香尋常用指甲燈草糯米之類同研及水浸缽研之
皆費力惟紙裹置壁隙中良久取研即粉碎矣
又法於乳缽下著水輕研自然成末或於火上紙裹略
烘同上

麝香
研麝香須著少水自然細不必羅也入香不宜多用及
供神佛者去之
龍腦
龍腦須別器研細不可多用多則掩奪眾香沈譜
檀香製
須揀真者劍如米粒許熳火 令煙出紫色斷腥氣即
止每紫檀一斤薄作片子好酒二升以慢火煮乾略 
檀香劈作小片 茶清浸一宿控出焙乾以蜜酒同拌
令勻再浸慢火炙乾
檀香細劍水一升白蜜半斤同入鍋內煮五七十沸控
出焙乾
檀香砍作薄片子入蜜拌之淨器炒如乾旋旋入蜜不
住手攪動勿令炒焦以黑褐色為度俱沈譜
洎香製
沉香細劍以絹袋盛懸於銚子當當中勿令著底蜜水浸

慢火煮一日水盡更添今多生用
藿香製
凡藿香甘草零陵之類須揀去枝梗雜草曝令乾燥揉
碎揚去塵土不可用水煎損香
葇香製
茅香須揀好者劍細以酒蜜水潤一夜炒令黃燥為度
甲香製
甲香如龍耳者好自餘小者次也取一二兩先用炭汁
一盤煮盡後用沉煮方同好酒一盞煮盡入蜜半匙炒
如金色
黃泥水煮令透明遂片淨洗焙乾
炭不煮兩日淨洗以蜜湯煮乾
甲香以米泔水浸三宿後煮煎至赤沫顏沸令盡泔清
為度入好酒一盞同煎良久取出用火炮色赤更以好
酒一盞潑地安香於潑地上盆蓋一宿取出用之
甲香以漿水泥一塊同浸三日取出候乾刷去泥更入

漿水一盤煮乾為度入好酒一盞煮乾於銀器內炒令
黃色
甲香以及煮去膜好酒煮乾
甲香磨去齟齬以胡麻膏熬之色正黃則用蜜湯洗淨
入香宜少用
鍊蜜
白沙蜜若干綿濾入磁 油紙重疊蜜封 口大釜內
重湯煮一日取出就 於炭火上煨煎數沸使出盡水
氣則經年不變若每斤加蘇合油二兩更妙或少入朴
硝除去蜜氣尤佳不可太過過即濃厚和香多不勻

凡治香用炭不拘黑白熏 作火罨於蜜器令定一則
去炭中生薪二則去炭中 穢之物

香宜慢火如火緊則焦氣沈譜
合香

合香之法貴於使眾香咸為一體麝滋而散撓之使勻
沉實而腴碎之使和檀堅而燥揉之使膩比其性等其
物而高下之如醫者之用藥使氣味各不相掩香史
擣香
香不用羅量其精粗擣之使勻太細則煙不永太粗則
氣不和若水麝波律硝別器研之同上
收香
水麝忌暑波律忌濕尤宜護持香雖多須置之一器貴
時得開闔可以診視同上
窨香
柏非一體濕者易和燥者難調輕軟者然速重實者化
遲火鍊結之則走泄其氣故必用淨器拭極乾貯窨令
密掘地藏之則香性相入不復離群新和香必須入窨
貴其燥濕得宜也每約香多少貯以不津磁器蠟紙密
封於淨室中掘地 深三五寸 月餘逐旋取出其香
尤騎馜也沈譜

焚香
焚香必於深房曲室用矮桌置爐與人膝平火上設銀
葉或雲母製如盤形以之觀香香不及火自然舒慢無
煙燥氣香史
熏香
凡欲熏衣置熱湯於籠下衣覆其上使之霑潤取去則
以爐爇香熏畢疊衣入笥篋隔宿衣之餘香數日不歇
洪譜
燒香器
香爐
香爐不拘金銀銅玉錫瓦石各取其便用或作狻猊獬
象鳧 之類隨其人之意作項貴穹窿可泄火氣置竅
不用太多使香氣回薄則能耐久
香盛
盛即盒也其所盛之物與爐等以不生 枯燥者皆可
仍不用生銅之器易腥潰

香盤
用深中煮以沸湯瀉中令其蓊 然後置爐其上使香
易著物
香匕
平不置火則必用圓煮取香抄末則必用銳者
香筋
和香取香總直用筋
香壼
或範金或埏土為之用藏匕筋
香甖
窨香用之深中而掩土
香範
鏤木以為之以範香塵為篆文燃於飲席或佛像前往
往有至二三尺者
右顏史所載當時尚自若國朝宣爐敝盒筋等
器精妙絕倫惜不令雲龕居士賞之

古人茶用香料印作龍鳳團香爐製狻猊鳧鴨形以
口出香古今去取若此之不侔也


香乘卷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購物車
購物車
瀏覽紀錄
瀏覽紀錄
查詢訂單
填寫已付款單